台灣及東南亞常見的鹿種
鹿角的生長過程
鹿角與二仙膠
如何製作一個完美的鹿角壁飾
鹿角壁飾作品No.112-68
鹿角壁飾作品No.113-18
鹿角壁飾作品No.114-58
鹿角壁飾作品No.115-28
鹿角壁飾作品No.117-18
鹿角壁飾作品No.118-68
鹿角壁飾作品No.122-68
鹿角壁飾作品No.124
聯絡我們
台灣及東南亞常見的鹿種

全世界的鹿有六十餘種,古時除了非洲南部與紐澳外,幾乎出現於世界各地。對人類而言鹿和牛一樣逐漸從野生轉變成為一種可以被圈養的家畜,除了可以提供大量的動物性蛋白質外,他的皮還可以用來製衣、製鞋、作手套。

最近聯合報有一則新聞述說荷蘭在台商務辦事處的處長胡浩德先生數年前到屏東查訪荷蘭人在台的遺址時,發現魯凱族大頭目的家中保有青色的荷蘭甕並且被當成傳家之寶。他感到十分奇怪,因而在回到荷蘭後前往海牙博物館去查古籍。結果發現青陶甕是荷蘭人的東印度公司在泰國所燒製的,在裝滿棕櫚油後把他運往台灣和魯凱族交換鹿皮,然後再把鹿皮運往日本出售,日本的武士買鹿皮來作戰服。

從荷蘭人1624年占台一直到1662年被鄭成功打敗為止,這39年間台灣的鹿被補殺殆盡,倖存者變成了瀕臨絕種的動物。據稱鹿皮的出口數量曾經達到每年數十萬張,是當時台灣最熱門的外銷產品。最後滿山遍野的鹿沒的打了,棕櫚油也用光了,原往民的家中只剩下一堆不知作什麼好用的水缸。
台灣沒有鹿,荷蘭人是始作甬者。而印尼沒有檀香木,中國人則是始作甬者。兩者過程類似,結局也相同,就是在原住民的家中可以發現有一堆被當成寶的水缸,而被拐去的東西在自已的土地上却永遠再也長不回來了。

在台灣的鹿有三種,就是水鹿、梅花鹿與山羌。這三種鹿在台北市立動物園都可以見的到。但台灣人比較熟習的鹿只有梅花鹿一種。而台灣野生的梅花鹿早已絕種,目前在台灣各地所見梅花鹿的祖先都是源自於原本圈養在動物園裡的展示鹿。

山羌又稱麂子,體形相當於一條大型的狗,叫聲也像狗,他的體重約有十餘公斤。生性多疑但動作敏捷,一有風吹草動拔腿就跑,因此要捕捉他是相當地不容易。

據稱有種捕捉方式是白天先探明山羌可能睡覺的地點,然後晚上用手電筒照山羌。山羌見光後會抬起頭來向光源方向注視想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此時獵人迅速朝發光炯炯的雙眼處開槍射擊,命中率甚高。報紙上偶而刊有盜獵者被逮的新聞,其獵獲物往往包含一隻山。由此可證生活在台灣山野中的山其數量應該不會很少。

梅花鹿屬於台灣本土的鹿種,以身上有白點著稱。政府在墾丁公園設有保護區來進行復育及野放梅花鹿,收到不錯的成果。同時也有部分遊樂園或風景區特別飼養梅花鹿作為吸引小朋友上門的廣告。

台灣民間飼養專門用來取茸所飼養的鹿隻並不是只有梅花鹿,也有水鹿及進口鹿種例如紅鹿等。這些進口鹿種所生長的鹿茸要比水鹿的鹿茸大且重,能為鹿農帶來更為豐厚的收益。在中部每年鹿茸採收季都會舉辨鹿茸大賽,冠軍鹿茸的重量年年都創新紀錄。

鹿的肉質不遜於綿羊肉,他的價格雖高但仍受到歐美消費者的歡迎。因此有好幾個國家都設有大型的肉鹿養殖場,例如紐西蘭、蘇格蘭、加拿大、阿拉斯加等,專門養鹿以供取肉。據稱紅鹿每吃三公斤的乾飼料就可以長出一公斤的肉,其飼料轉換率為3比1,遠遠超過養牛及養羊。同時養鹿所需土地的條件不必很好,不適於耕作的山坡地或丘陵地反而更適合鹿的生長,因此養鹿被這些國家視為值得大力推廣的事業。

在東南亞國家中以印尼所擁有鹿的數量為最多。印尼的島嶼多,島上叢林密佈幾乎無人居住,除了大蟒蛇外既無虎也無豹,就好像是早期的台灣,是鹿生活的天堂。印尼的鹿幾乎都是野生的水鹿(CERVUS TIMORENSIS),市場上有鹿肉乾出售,在地人也有吃鹿肉的習慣。印尼伍佰元紙鈔正面所印的圖案就是這隻鹿,可見水鹿在印尼人眼中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動物。

除了水鹿之外印尼還有一種世界著名的鹿,那就是LESSER MOUSE DEER,也有人稱他為KECHIL,馬來名是KANTCHIL或SANG KANCHIL。MOUSE DEER大陸譯名為鼷鹿,產在西雙板納,一級國寶動物。

地球上所有的鹿種中以鼷鹿的體形為最小,而LESSER MOUSE DEER又是鼷鹿中個子最小的鹿,因此世界上最小號的鹿非他莫屬。小號鼷鹿的身長約四十多公分,體重不到兩公斤,有像鹿一樣的褐色皮毛但頭上無角,當地人形容他的大小有如一隻大號的免子,傳說他與蟒蛇為友,受到蟒蛇的保護。這種鹿是以地上的落果與青草為食,只生長在印尼的蘇門答腊及加里曼丹島上。

由於生活環境隱密,幾乎無人見過,因此一直被人視為一種傳說中的動物。例如在鍚蘭,動物學家因發現他的頭骨而開始尋找活口,但幾十年下來一無所獲,因而懷疑他在該地早就絕種了,直到近來才有報說活口終於找到了。鼷鹿是世界上最新發現的鹿種,有關他的新聞也是最近這幾年才比較多,外界也才逐漸了解他的生活習性。

DISCOVERY曾經播放過一部有關印尼加里曼丹島上動植物生物鏈的記錄片,其中有幾個鼷鹿活動的鏡頭,相當難得,但美中不足的是譯者把他的中文名字翻成了鼷鼠。

在這部片子中有關鼷鹿部分的記錄是這樣的。太陽出來後叢林中所有的動物都開始離巢出外覓食,在樹上有猴子、紅毛猩猩,在樹下則有老虎和鼷鹿。猴群雖然派有監兵在樹上把風但警覺性比不上鼯鹿。當老虎接近他們覓食的區域時,樹下的鼷鹿察覺有異物入侵,因而兩隻後腳不斷地跺地發出警告信號。樹上的猴子則是聽到了鼷鹿跺地的聲音後才開始跳躍狂吼通知同伴有危險了。結果大家分頭走避,老虎撲了個空。從這段影片中我們可以了解到鼷鹿之所以能够在這種危機四伏的環境中存活有一大半靠的就是他那超靈敏的聽覺。

在雅加達的動物園有鼷鹿標本的展示,在新加坡的動物園飼養有幾隻活的鼷鹿,點此可直接進入觀賞記錄影片。在馬來西亞捕捉這種鹿要關三年,是很重的處罰。